都不錯 第二十二章 黎明前的黑暗

作者/貓樣女人 看小說文學作品上精彩東方文學 http://www.difway.com ,就這么定了!
    掛在墻上的那面帶著電子顯示屏的表,一定是壞掉了!

    從撩下電話,到現在,已經有像一個世紀那樣長的時間過去了,為什么它竟然只顯示半夜兩點?

    在這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,文玉捧著電話,在屋子里轉開了圈,一遍一遍的演練著,遴選著能夠打動丁校長的最美麗的詞匯:倚著學校食堂后墻搭建的用來存放多余的餐桌餐椅的雜物間,在文玉的眼里,現在簡直像皇宮一樣的令人向往了——她現在只有這一條路了,如果不想露宿街頭的話。

    及至黎明的曙光,頑強的穿透窗簾,撫摸著文玉臉的時候,文玉甚至已經設計好了“裝修藍圖”:

    將餐桌靠墻堆好,那不就是很好的床了嗎?椅子,上下對折,找塊大點的布一蓋,估計做餐桌或者寫字桌一點問題沒有。

    只不過這塊布要大,可是自己上哪里淘登這樣的布呢?買嗎?估計自己的全部存款也不太可能夠!怎么辦呢?文玉因為這個又轉開了圈,突然腦袋里靈光一閃:換教室的時候,不是淘汰下來十多個窗簾嗎?雖然有些老舊掉色,但畢竟統一顏色統一大小啊!

    文玉不禁有些佩服自己的機智了。及至想到屋子里也是有刮過大白的,雖然棚上屋角有幾處漏雨返潮的污漬,但估計也沒有什么大關系;而且地面是和食堂一樣,方塊兒瓷磚,屋子窗戶和門也是和修建食堂時一起裝上的,塑鋼,非常結實也很好看時,文玉簡直有點喜上眉梢了!忙抬眼看那電子鐘,竟然只有6:30——無論如何得挺到7點才能打電話呀,堵著丁校長的被窩說這件事,確實有些不妥啊!

    6:58、6:59……文玉的手已經按上了丁校長的名字,手機卻突然叫了起來,文玉嚇得手一抖,手機差點掉在地上,及至看清那在屏幕上執著堅守的兩個字“德懿”的時候,文玉的心才落回到肚子里,同時一股屈辱、難過、無助或者其他的什么亂七八糟的情感一股腦涌了上來,按下接聽鍵,文玉的淚就跑在了聲音的前面。

    “咋哭啥呀?你這赫赫有名的市級優秀班主任,還有公開課一等獎的得主,怎么這么脆弱嗎?”

    德懿的聲音,簡直是水庫的閘口,文玉嚎啕痛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林玲姐要房子,三天你得搬出去,至于這樣嗎?”德懿的聲音不自覺的柔和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至于啊?我……”文玉剛想說出來:我沒有錢!立刻就咽了回去,她惱恨自己的失態:這個時候面對德懿提“錢”,你是讓德懿還錢嗎?你讓德懿怎么辦?

    文玉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一個嘴巴!

    “……啊,德懿……我找到住的地方了,你不用惦記了——噫?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對自己剛剛失言的深刻檢討,讓文玉的理智一下子回歸了,而發現了這么重要的一個問題:林玲姐是半夜給自己打的電話,自己又沒有來得及和任何人說,包括那個求救的電話,那么德懿是怎么知道的呢?

    “很簡單!林玲姐放下你的電話,就給我打了。”德懿的聲音順著聽筒,清晰的傳了過來,“她讓我幫你——她也是實在沒有辦法,那個狗東西也只是給了林玲姐三天的時間!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才打給我?”文玉有些委屈道。

    “我得想辦法呀——那回我這里怎么樣?”德懿停頓了一下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回!我不回!”德懿的話音還沒有落,文玉就聽到自己的叫做“理智”的東西,在清楚冷靜的替自己回答了,“你的老爸老媽,還有你的弟弟妹妹們,已經夠你作難的了!不能再添一個我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什么辦法嗎?”德懿輕輕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有!”文玉詫異著自己聲音的洪亮和態度的堅決,仿佛她的背后不是那個不見陽光的雜物間,而是二十座金碧輝煌的宮殿。

    “哪里?”這回輪到德懿詫異了。

    “咱學校食堂后面的那間!

    “那里?!那能住人嗎?丁校長能同意?”

    “同意了——我只要先度過這段時間就好,那里還肅靜,正好我看書考研!””文玉斬釘截鐵的回答道。文玉似乎忘記了,丁校長好像還沒有答應啊,但她管不了這么許多了。文玉知道,如果不能在此刻將自己安頓下來,德懿的心是不會安的。

    “丁校長不會同意的!”德懿沉默了一會兒,仿佛在思考,“先不說安全問題,就退一萬步說,那里能住人嗎——丁校長絕對不會同意的!”德懿將她的思考過程就這樣明確的傳達了出來,“你不用糊弄我,好讓我心安!”德懿最后這樣總結道。

    文玉知道德懿什么都知道,什么都瞞不過她,從她們第一次在那間辦公室里等待安排工作時,就是如此。德懿確實是自己的“閨蜜”,但文玉非常不喜歡這樣的稱呼,她覺得自己這樣的被生活壓榨來壓榨去,勉強躲避才能不被碾碎的“小草民”,是和這樣卡伊娃的稱呼格格不入的。她在心里,更早的時候,就把德懿作為她的姐姐,或者就是親人!

    文玉說不出話來了。失去了她這勉力拉扯的謊言的庇佑,文玉仿佛是被剝了皮的小獸,只剩得痛苦的顫栗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有沒有想過找傅云澤?”隔了一會兒,德懿輕輕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傅……云澤……”文玉有點吃力的想,忽然,她就想起了那個在她每翻開一本書,都要跳出來向她微笑,像一束陽光一樣,給她溫暖和力量的人啊!可是,昨天晚上在那黑沉沉的暗夜里,她不是用盡全力在心底里呼喚那個名字,可不是什么奇跡都沒有發生嗎?

    “那個漁夫嗎?”文玉笑了一下道。

    “漁夫?什么漁夫?”德懿有點發蒙,“你不會受什么刺激,把人家忘記了吧?”德懿有些焦急的問道。

    文玉才想起來,“漁夫”的那些紙條,德懿是沒有看到的——這是她和那輪明亮的太陽之間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哦!沒事!順口說的!”文玉有些蒼白的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你為什么不去找他?他可是你未來的老公啊!你不是一直希望有這樣的一個人,像太陽一樣,驅散你灰暗生活里所有的陰霾嗎?”德懿倒是沒有糾結這些,而背誦起來文玉時常向她說起的這些話。

    “德懿,你難道還不明白嗎?正是這樣,我才不會找他!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德懿急道。

【精彩東方文學 www.difway.com】 提供武動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節首發,txt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歡迎注冊收藏
百度風云榜小說:劍來 鄉村艷婦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龍王傳說 太古神王 誘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貼身高手 真武世界 劍王朝
Copyright © 2002-2018 http://www.difway.com 精彩東方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.
小說手打文字版來自網絡收集,喜歡本書請加入書架,方便閱讀。
U赢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|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| 电竞平台| 最火的电竞平台| 电竞平台| 电竞冠军|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| 电竞投注| 电竞冠军| 最火的电竞平台| 电竞投注|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| 电竞下注| 电竞竞猜| 电竞菠菜|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| 电竞竞猜| 菠菜电竞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