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就是賣豬肉的 598 張浩明帶回來的好消息

作者/洞中狐 看小說文學作品上精彩東方文學 http://www.difway.com ,就這么定了!
    回魯省打探情況的張浩明回來了,晚上九點多鐘到達洛河。

    兩人坐在王泉小區門口的餐館里,張浩明為了趕路還沒來得及吃晚飯,好在餐館里有鹵好的肉食,連續吃下三只羊蹄后,臉上露出滿足之色。

    “老錢他們公司的屠宰場承包出去兩個,還有兩個留在自己手里,專門供應兩個肉食品加工企業。聽他的意思,承包商跟他們公司合作很久了,不好擅自更改合同。”

    張浩明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笑容,喝了一口溫開水,接著說道:“老錢的場子不太好弄,但他給我介紹了三家不錯的屠宰場。其中有兩家都在咱們的預期范圍內,只有一家在德市。符合要求的兩家屠宰場我都去了解過了,雖然都有人承包,但也不是不能談,我試探過屠宰場的態度,問題應該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趁機跟他們敲定合作?”

    王泉不解的看著張浩明,去都去了,為什么不一鼓作氣拿下承包權呢?難道還要派人專門跑一趟?

    張浩明抿著嘴笑了笑,壓低聲音小聲說道:“我這次回去不單單見了老錢,還跟佟部長一起吃了頓飯,從他哪里得到一個消息。”

    聽他這么說,再看他說話時的申請,王泉頓時來了精神,眼睛明亮的看著張浩明,期待他說出有用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聽佟部長的意思,那些養殖集團放出來的廉價生豬已經消耗殆盡了,要不了多久市場將要重新面對生豬資源不夠用的狀況,被壓制的行情很有可能再次反彈。”

    張浩明停頓片刻,又對王泉說道:“佟部長對咱們九鼎商貿很感興趣,他主動建議咱們,如果想要包場的話,不如等到行情出現波動的時候。趁著行情上漲,咱們就算出高價搶奪承包權,也能多一份保障,不讓自己陷入沒有利潤的尷尬局面。”

    王泉神色一怔,瞬間就明白了佟部長的意思。

    趁著行情上漲,就算承包價格稍微高點,也不至于虧錢。只要能搶下承包權,等行情再次回落的時候,就能跟屠宰場商量調整承包價,這樣的話,等同于九鼎商貿只需要短時間內付出比一般承包商更多的代價。

    如果是這樣的話,北湖那邊是不是也可以用這種方式?反正早晚都要出高價爭搶承包權,還不如趁著這一波機會速戰速決。

    心里有了打算,王泉對張浩明說道:“佟部長提供的這個消息很有用,不單單魯省可以這樣做,北湖那邊也可以嘗試一下。只要這一波的行情反彈持續時間不是太長,咱們就能做。”

    服務員送上來炒好的菜品,又給兩人送來一瓶白酒,張浩明直接擰開瓶蓋,給王泉倒了一杯,笑著說道:“不但如此,佟部長還跟我說了一個事兒,我覺得很有搞頭。”

    兩人端起酒杯互相碰了一下,抿了一口之后,張浩明趕緊吃了兩口菜,放下筷子接著說道:“佟部長問咱們有沒有承包銅鑼產品的想法?”

    “又要招標了?”

    王泉下意識的問了一句,隨后又是疑惑道:“時間點不對吧?”

    張浩明笑著搖頭,小聲說道:“不是招標,是直接談承包,銅鑼集團全部加工廠一起打包談。”

    銅羅集團所有加工廠打包談?

    王泉臉色一變,隨后露出狂喜之色,同樣壓低聲音問道:“詳細說說。”

    “佟部長是這么問的,我當時沒敢直接答應他,這不是想著回來跟老板匯報之后再給他答復么。”張浩明如是說著,緊接著又是問道:“你要是覺得能搞,咱們專門過去一趟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王泉送給張浩明一個大大的白眼,心里開始暗暗盤算。

    張浩明不在意王泉的白眼,看他不說話面露沉思,主動說道:“銅鑼集團總共八個加工基地,魯省兩個加工基地分別在臨易和德市,川省的加工基地在眉山,剩下的全部在東北地區。如果真想承包,到時候生產工人就要長途跋涉背井離鄉,你覺得呢?”

    在張浩明心里,最好是只承包魯省的兩個加工基地,距離中原比較近,不但方便管理,也方便以后給客戶發貨。東北的幾個加工基地實在的太遠了,且不說工人方面的問題,進入冬季后,發貨都有可能出問題。

    “遠近倒是無所謂,主要還是價格,只要價格合適這事兒就能做。”

    略微思考一陣兒,王泉斬釘截鐵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八個加工基地,如果在正常情況下,相當于咱們多了十幾個,甚至是二十幾個千頭場。而且還是全部承包,這種好事兒上哪找去?再說了,以后跟咱們合作的商貿公司只會越來越多,僅僅依靠鮮品很難滿足那些商貿公司的也無需求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拿下銅鑼這些生產基地,地理位置就不是那么重要了。東北的五個加工廠完全可以當成凍品基地,專門給合作伙伴提供凍品。剩下的三個加工廠按照就近原則也能給咱們緩解一定的壓力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王泉突然露出一絲疑惑,看著張浩明問道:“佟部長怎么就突然跟你說到這件事兒了?這些大集團不都是采用招標的模式么?”

    聽到王泉這么問,張浩明一副我就知道你會怎么問的反應,把聲音壓得更低,用只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:“聽說銅鑼內部最近會有一次人事方面的調整。”

    人事調整?

    看張浩明的表現,難道佟部長要升了?

    王泉心里瞬間冒出這個想法,緊接著想到上次佟部長討要宋鵬飛電話的事情,當時自己還疑惑真要把宋鵬飛招聘過去,佟部長自己怎么辦?現在再看,一切都變得合理起來。

    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佟部長要升職了,從市場部長的位置升上去,那就真正的進入到了集團公司的高級管理層了。很有可能是想趁著新官上任三把火,對市場布局方面進行一次改革調整。

    王泉暗暗揣摩,沒想多久就被張浩明打斷。

    “先喝酒,真要是有興趣的話,咱們再去一趟不就行了么?有啥疑慮當面鑼對面鼓的問清楚,總比你自己瞎琢磨強。”

    一瓶白酒兩人喝完就沒再繼續,張浩明乘坐出租車離開,王泉回到家里沒敢進入主臥,生怕身上的酒氣熏到張舒。

    張浩明打斷了王泉的思考,并不代表著王泉能把心里的猜想拋在腦后,此時無人打擾,王泉一個人站在陽臺上抽煙,一邊思考承包銅鑼加工基地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不去睡覺,在這干啥?”

    劉香蘭知道王泉出去了,一直都沒敢睡覺,好不容易等到了開門聲,卻遲遲沒有聽到主臥房門的響聲,這才從屋里出來。

    王泉回頭對著劉香蘭笑了笑,小聲說道:“我喝酒了,等會睡次臥里,你別管我了,早點睡吧。”

    劉香蘭剜了王泉一眼,沒好氣的說道:“夜里少抽點煙。”

    等劉香蘭回屋后,王泉臉上的笑容快速收起,抽完煙后直接進入次臥,掏出電話撥打出去。

    第一遍沒人接。

    王泉毫不猶豫繼續撥打,電話響了十幾秒鐘才被接通,剛剛接通就聽到宋鵬飛極其不耐煩的聲音:“這都幾點了還打電話?”

    王泉一點不覺得尷尬,嘿嘿笑了一聲,也不管宋鵬飛愿不愿意繼續說下去,自顧自的問道:“老宋,我跟你咨詢個事兒,那些大型集團公司為什么都喜歡用招標的方式決定副產品的歸屬?”

    電話里先是沉默幾秒鐘,隨后宋鵬飛沒好氣的問道:“你是不是喝酒了?腦子喝傻了?”

    “喝了點,這一會兒很清醒。”

    電話里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,隨后出現一聲脆響,身為老煙民的王泉嘴角一揚,煙都點上了,宋鵬飛這是準備跟自己好好說話了。

    “喝醉的人從來不說自己喝醉,這么簡單的東西都看不明白了,你還說自己沒喝多?虧你還是生意人呢,利益最大化知道不?”

    王泉怎么可能不知道產品分開招標能實現利潤最大化,他只是想問,大集團公司為什么鐘愛招標?招標確實能實現利益最大化,但同時不也浪費了更多的人力和精力嗎?哪里有直接大包出去省心?

    “利益最大化我知道,但招標肯定沒有直接大包省心省事吧?是不是招標還有不為外人所知的好處?”

    “大集團人多,不存在你說的省心省事。簡單的事情程序化,這不就是大集團公司的基本作風嗎?”

    宋鵬飛頗為不耐的說了一句,而后又是說道:“你到底想問啥,直接點。”

    宋鵬飛的話讓王泉微微一愣,隨后苦笑搖頭。大集團人多,簡單的事情程序化,說白了就是人員結構臃腫,為了讓每個人都有活干,不惜把簡單的事情變得復雜,恨不得每個人都參與其中,以此彰顯存在感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王泉腦子里突然閃過一道靈光,宋鵬飛說的這種情況肯定不止是三匯在做,所有大集團公司應該都有類似的情況,為什么銅鑼有改變的想法?到底是只有銅鑼想要改變,還是大集團公司都有這種想法,只不過自己沒得到消息?

    “三匯有沒有可能取消招標,直接把副產品大包出去?”

    電話里沉默了,過了好一會兒,宋鵬飛很是不滿地說:“睡覺吧,腦子清醒之后你就知道你的問題有多蠢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電話被掛,王泉非但沒有惱怒,反而笑了。

    宋鵬飛這種表現足以說明問題了,佟部長說的取消招標絕對不簡單。這種有悖常理的舉動,肯定有著不為人知的目的。只是不知道是銅鑼高層的意思還是佟部長個人的想法!

    說實話,王泉更加傾向于后者,如果是佟部長個人的想法,想要通過這種改變達到他的目的,無論佟部長到底想要圖謀什么,王泉都將全力以赴幫他達成目標。

    心里有了計較,瞬間變得豁達起來,把手機丟在一邊,上床睡覺。

    另外一邊,宋鵬飛掛斷電話后并沒有躺下睡覺,反倒出神的看著某個地方,手指下意識的轉動手機。

    王泉喝沒喝醉他不知道,但他知道像王泉這種人,不會無緣無故關心跟自己沒關系的事情。他能在這個時間點給自己打電話,就說明他遇到,或者是即將遇到這種事情。

    招標!

    宋鵬飛知道三匯沒有更改招標方式的打算,也就是說,王泉跟其他集團公司搭上線了,并且要有大動作發生?

    宋鵬飛皺著眉頭仔細思索,能讓王泉操心且跟王泉有過交集的大集團公司數量有限。

    唐人集團肯定不是,九鼎商貿跟三匯聯手擾亂南湖市場的事情還沒過去多久呢,緊接著又出現遠洋商貿跟鵬舉商貿的對戰,南湖現在正是亂的不可開交,應該不會在這個時候有大動作出現。

    沉思片刻后,宋鵬飛眼睛一亮,快速打開手機,根本不考慮現在是幾點鐘,直接發送一條信息出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王泉在微信群把銅鑼大包的事情說了一遍,征求林東和李宏的意見。

    李宏聽后很是高興,“這是好事兒啊,只要價格合適,地理位置什么的根本不是事兒。啥時候過去跟他們談?”

    林東聽后也是一喜,這不就是‘東邊不亮西邊亮’嘛!北湖市場一直沒有顯著的效果,甚至可以是說是毫無進展,大家伙兒的情緒都比較低落,如果能拿下銅鑼的加工基地,相當于瞬間多出來十幾個千頭場,足以撫慰大家郁悶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全票支持的結果在王泉的意料之中,接著又是說道:“昨天老張還帶回來一個消息,銅鑼那邊說養殖集團供應的低價生豬消耗殆盡了,馬上就要進入新一輪的生豬匱乏階段,行情價格很有可能再次反彈。”

    王泉看向屏幕上的林東,“我覺得解決北湖困境的機會來了,等生豬供應量下降之后,普通承包商肯定又要為屠宰量發愁,到時候咱們出高價爭搶承包權,他們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態度堅決。”

    “趁著這個機會搶下承包權,等以后生豬供應量上來之后,咱們就能順理成章的要求屠宰場重新調整承包價格。也就是說,咱們只需要在行情波動期間掏高價承包,你們覺得怎么樣?”

    消息是張浩明帶回來的,昨天晚上王泉跟他已經有過溝通,他的態度王泉已經明晰,現在就剩下林東和李宏的意見了。

    李宏依舊一副只要有利潤就能干的心態,林東反倒是輕蹙著眉頭問道:“如果這一波漲價周期比較長,咱們會不會投入太大?”

【精彩東方文學 www.difway.com】 提供武動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節首發,txt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歡迎注冊收藏
百度風云榜小說:劍來 鄉村艷婦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龍王傳說 太古神王 誘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貼身高手 真武世界 劍王朝
Copyright © 2002-2018 http://www.difway.com 精彩東方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.
小說手打文字版來自網絡收集,喜歡本書請加入書架,方便閱讀。
U赢电竞 电竞投注| 电竞冠军| 电竞投注| 电竞资讯| 最火的电竞平台|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| 电竞冠军| 最火的电竞平台| 电竞竞猜| 电竞平台| 电竞冠军| 最火的电竞平台|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| 电竞下注| 电竞投注|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| 电竞菠菜| 菠菜电竞|